OR  

前一陣子在診間意外碰到真班的小學妹

我還沒開口問她高中念哪

就知道她很不簡單

小小年紀

自己去柬埔寨當志工

回國繼續吃預防性抗生素

我問她:現在高中生都參加什麼社團?

學妹說:現在最流行的就是各種「舞」社

我說:以前最代表學校榮耀的樂儀隊呢?

學妹說:不像以前一樣啦,而且也沒有強制參加了

 

在我那個年代

樂儀隊的選擇標準是平均高一上下學期的成績

85分以上者進樂隊,80-84分者進儀隊

我們學校打成績很嚴

而且特別著重五育並進

我記得我在高中學了好多五花八門的東西:

看金庸小說, 烹飪, 縫衣服, 跑3000公尺大隊接力, 游泳要能游25公尺才能畢業...

年輕時imprint在骨子裡的習慣

我們高中同學現在相約上品酒課

我的同高中好友inspire我練長泳, 我則inspire她去練滑冰

似乎我們都是那種不斷挑戰人生, 享受人生, 不像我們這個年紀的人

 

話題扯遠了

我進了樂隊

但是不到一個星期

我就跟教官說我要退出

因為我不喜歡我被分到的樂器

教官跟我面談了一個多小時

最後,她屈服了

她告訴我:人生一旦做了決定,就不要後悔

 

我一直記在心裡

 

我轉而參加英語研究社

大學聯考保送台大外文系 (英文成績>90分者)

這對我來說,是一個鼓舞

也奠定我一直持續學習語言的興趣

 

這一路走來

各種不同的選擇:

國立陽明醫學院公費生 vs. 私立長庚醫學院自費生

T大內科 vs. 長庚皮膚科

我去年在廈門長庚支援時第二周,從電話中發現家母聲音喘,拜託我的內科好友從陽明博士班趕下山,到我家探視我媽,要送台大 vs. 台北長庚急診

在在考驗我的智慧與人生的歷練

 

有些選擇

是幾秒鐘就做出來的

例如:在廈門長庚,隔海遙控,決定把我媽媽送台大急診 (感謝台大急診, 內科, 泌尿科, X光科, 復健科團隊,救了我媽媽)

因為台北長庚沒有完善的內外科重症加護病房

若還要舟車勞頓轉送到林口長庚

我擔心媽媽在路上就會出了差錯

(後來診斷是非常罕見的第三期氣腫性腎盂腎炎合併敗血性休克,差點要全腎切除,再晚一點送急診,就可能呼吸衰竭,因為她在救護車上就昏迷了)

 

有些選擇

則是在長輩的反駁下做的

例如:內科看起來就很有醫師樣,T大是全台首屈一指,為什麼要走一個小科?

我把內科聖經Harrison和皮膚科聖經Fitzpatrick拿出來唸

那時的Harrison還是雙色印刷

而Fitzpatrick則是全彩圖片,包羅萬象

「難經」有云:「望而問之謂之神」

我的祖父是中醫師

中醫最擅長的是「望聞問切」

跟西醫要做一堆檢查,不太一樣

他過世時還有很多老病患來送他最後一程

因此

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有些東西比金錢更重要

話又扯遠了

靜下心來,念了內科和皮膚科的聖經,我知道我的個性與興趣該走哪一科

而不是按照世俗或是長輩的想法 (按:世俗會說,當然走小科,但那俗氣了)

 

這幾年

我逐漸發覺皮膚科兼含內外科

內科的鑑別診斷與邏輯性的思考

我持續跟大學的導師:血液科施麗雲教授,學習研究方法

外科的手術技巧與快狠準的判斷

我跟隨著整形外科兩位國際級大師 (中央研究院魏福全院士, 陳潤茺主任)學習

我愈來愈愛這個科

也愈來愈體認到

唯有順從自己的心

才能做出不後悔的選擇

創作者介紹

呂佩璇 皮膚外科醫師 台北亞緻整形外科 Sophie Lu, MD, Dermatologic Surgeon

SkinDoctor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