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89年在巴黎舉行了第一次大規模的全球皮膚科醫師會議,世界皮膚科醫學會 (World Congress of Dermatology, 以下簡稱WCD)至今已有130年歷史,由皮膚科學會國際聯盟 (International League of Dermatological Societies, 以下簡稱ILDS)決議四年舉辦一次,每次ILDS投票決定下一次會議的舉行城市,今年已經決議2023年由新加坡舉辦WCD。

    從2011年的首爾、2015年的溫哥華、到今年2019年的米蘭,我總共參加過三次WCD,每個會議在我心中的定位不一樣,WCD就我而言,是一個社交性、旅遊性、和學術性綜合的會議。距離上一次義大利舉辦WCD,已經有40年,今年有超過16500位參加者,創下WCD的紀錄。這次也是我第一次報名「明日之星獎學金 (Rising Star Scholarship)」,在報名參加WCD時,發現2019年6月10日前未滿40歲,有報名資格,想說試試看,以「奈米脂肪」的臨床研究得到今年的明日之星獎學金。

    以下簡單介紹大會議題 (plenary session)、幾場美容醫學和醫學影像學的課程。

    Dr. Paul Redmond目前是利物浦大學 (University of Liverpool)的Director of Student Experience and Enhancement,他在plenary session中提出世代變化的觀察,年輕與年長世代的差異拉大,並且,對於我們與不同世代的病人接觸、溝通,提出建議 。

 

 

Silent Generation
(沈默的世代)

Baby Boomers
(嬰兒潮)

Generation X
(X世代)

Generation Y
(Y世代)

Millennials
(千禧世代)

出生年份

Pre-1945

1946-1963

1964-1979

1980-1999

2000-

特質

Duty

Idealists

Reactive

Civic

Collaborative

溝通方式

忠實性格,醫囑遵從性高

重視安全與穩定,有自己的社交網路

依據環境改變,喜歡簡單化,注重效率

喜歡問「為什麼」,溝通要透明化

自拍與社群媒體的世代



    美容醫學的部分,針劑注射一樣從解剖學到併發症的處理。另外,在埋線拉提的部分,Menarini Group研發了一款新的雙頭針的倒鉤線 (商品名稱:Definisse),成分是聚乳酸 (poly-lactic acid, PLLA)-聚己內酯 (polycaprolactone, PCL)複合物 (比例為商業機密,無法透露),由美國皮膚科Hema Sundaram醫師應用她研究填充劑的流體力學研究方式,研究線材的彈性 (elasticity)、可塑性 (plasticity),比較三種材質:PLLA-PCL、單純PLLA、以及聚對二氧環己酮 (polydioxanone, PDO)的線材流體力學,很有新意。根據廠商透露,Definisse已在進行台灣FDA的審核。

    在醫學影像學的部分,從超音波、光學斷層掃描儀 (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, OCT)到全身360度的3D攝影 (Canfield型號WB360),都有醫師運用來評估發炎性疾病和皮膚腫瘤的影像,醫學影像學的論文,可以參考今年四月份美國皮膚科醫學會期刊 (Emerging Imaging Technologies in Dermatology. Part I: Basic Principles, J Am Acad Dermatol 2019;80:1114-20. Part II: Applications and Limitations, J Am Acad Dermatol 2019;80:1121-31)。人工智慧也是另一個熱門的研究領域。

    在展場的部分,值得期待BTL Aesthetics公司的EMSCULPT增肌減脂,眾多影像分析儀器也有軟體更新 (Canfield的VECTRA H2和XT、Quantificare),Lumenis有很多新的雷射和電波機種,另外,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的儀器廠商參展增多。

    在社交性的部分,WCD一直是個非常好的機會,可以跟國外、國內的朋友們交流,見見老朋友、認識新朋友。這次剛好碰到我40歲的生日,感謝延世大學皮膚外科醫師們幫同為雙子座的Karen Roh教授和我慶生,Pierre Fabre精心為了同為雙子座的Cathy和我慶生,以及在La Roche-Posay的台灣之夜,有很多台灣的醫師團聚。

    延世大學皮膚外科Karen Roh教授,是當初Kee-Yang Chung教授遭到冤獄時,我的聯絡人。當初我馬上決定寫信給我的美國導師- Lawrence Field教授,請求美國皮膚外科醫學會 (American Society for Dermatologic Surgery, ASDS)/皮膚美容外科國際聯盟 (Dermatologic Aesthetic Surgery International League, DASIL)的國際支援,感謝黃柏翰理事、楊志勛醫師、王延人醫師等多位台灣醫師,發起的支援活動,教授出獄後,幾次很生動地跟我們描述獄中生活,讓我認識到心理素質堅強、格局大的人,在遭遇困境時,依然能夠很平和的生活,並且活得更好。

    美容醫學是一項求新求變的醫學、科學與藝術,醫師必須要不斷的進修、與國外醫師交流,才能夠提供最佳的治療給病人,很高興在繁忙的工作之餘,能夠抽空到米蘭開會與學習。

 


  
 

 

SkinDoctor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